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法逆蛮荒 第九十八章 柳风是色狼

发布时间:2020-01-16 17:24:52

法逆蛮荒 第九十八章 柳风是色狼

“啊!”风月秋雪正自气愤,柳风忽然惊呼出声。风月秋雪被吓了一跳,呼吸极不平衡,胸部朝上一挺,露出半壁江山,大片雪白山峰略微携带着丝丝血色,添增了一抹别样古感美,如发光宝玉,剔透晶莹,惹人遐思。

眼神左右飘忽,时不时的朝她胸部瞧去,那深邃的事业线当真美妙,竟然让身体极为疲惫的柳风有些血气上涌了起来。

“你混蛋!”虽然柳风眼神好似不经意的朝风月秋雪胸部瞧去,但聪明如她,怎会不知柳风是何心思,当下强抑着伤痛的娇躯,不忍得出口大骂。

“我...”柳风刚欲解释,却发现不知如何开口,当下干脆不説话。可风月秋雪哪里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他?如画般的美丽脸颊向上一扭,道:“你...你什么你?你就是色狼!”

“大美人,现在可不是讨论这个事情的时候啊,现在的我们虚落的很,若是在此刻遇上往日仇家,那可如何得了?再説,你师父还处在昏迷状态没醒呢,你怎么就有空捣鼓这么些无聊的东西...”説话的时候,柳风将目光朝身旁石岩上挪去。

顺着柳风目光望去,赫然瞧见身受重伤的天波烟客,其呼吸虽然已经平缓,但仍处于昏迷状态,风月秋雪深吸了口气,不断的推动着天波烟客的身形,呼喊着説道:“师傅...师傅!”

眼前道者身着白袍,头dǐng白发,长眉胡须在微风中飘逸洒脱,忽然感觉到一双熟悉温暖的手掌,轻推着自己的身形,一股异样温暖能量充满肺腑,双目缓缓打开,第一眼便瞧见风月秋雪满脸担心的坐在石岩上,双手推动着自己的身形,期待着可以将心目中重要位置的人唤醒。

“月儿!”道者声音中尽显沧桑,虚落的身形让他的言语苍老无力,在瞧见爱徒平安无事,满脸充斥着欣慰。

“师傅!”风月秋雪再次呼喊出声,以往冰冷的表情被瞬间融化,脸上布满笑意,那种愉悦发自真心的快乐,是只有大难不死后才会显现。

见风月秋雪与天波烟客师徒情份如此之深,柳风不忍内心热气上涌,极为感动,眼眶一红,差diǎn没流下泪来。这种异样的温馨...多久了?他是有多久没体验过?

缓缓站立起身,但觉全身疼痛不已,柳风“恩?”了一声,以往他不论受过多么严重的伤,只要睡一晚上,第二天起来定是活蹦乱跳,怎这次醒来却感觉浑身无力?略微沉凝,忽然想起了什么。

昨日力抗龙神帝之时,是靠借助大荒蛮龙灵魂力量达成,那时蛮龙便説过,自己灵魂乃是来自地球,就算是强如大荒蛮龙,在保持住自己理智的情况下,最多也只能帮助自己实力在短时间内提升至法帝巅峰的境界。而后,蛮龙便会因灵魂能量枯竭而进入沉睡,或许一年过去,其便能恢复如初的吧。

柳风运起魂念,朝法之漩涡探去,原先的八卦式牢笼依然纯在,可内里巨龙气息却再也寻觅不到,柳风沉入心神数次试探,可最终都以失败告终,他没有感应到大荒蛮龙的气息,就连那以往崩腾咆哮的赤红血海,在此刻也消失不见,而入眼的则是干涸的黑暗,一眼望去,瞧不得边际。

“哎...”柳风微微叹息,看来蛮龙短时间内是恢复不了的,而在往后没他的日子里,柳风要更加小心谨慎,免得遭奸人毒手,死于非命。

脑海魂念凝聚,忽然感受到一簇别样火热,他浑身赤红,悬浮在柳风脑海,如一缕浮萍,随风飘荡。柳风魂念一动,那抹赤红火热立即与他产生感应。

“大荒蛮龙的本命火源?!”柳风欣喜若狂,想不到蛮龙沉寂前还将完整本命火源留下,这倒也是不幸中的万幸消息了。大荒蛮龙乃是太初魔物,其力通神,他的本命火源自然不是俗物,如果能有此类异物,无意是一大助力。虽説柳风此时的控火能力还不是很强,等到以后他实力提升,炼火之术精纯起来,却是不一样了。还有,以往柳风凭借着火源的一小部分,便能炼制出高品质丹药,若是拥有了完整的火源,他的炼丹水平又会发生何种变化?

“师傅,昨日那神秘黑影法力高深莫测,您是怎么将他击退的啊?”柳风身旁,风月秋雪坐在天波烟客身旁,忽然想起昨日之事,当下忍不住出口询问。

“恩?”天波烟客脸色略微变化,无奈的道:“那名神秘人的法技招式实在古怪,就连师傅都没见过,此人不知由何而来,又为何会盯上我们,那人的实力当真强横,师傅修炼这许多年,自愧与他相比远不及之,哪里还能将他击退?”

“什么?不是您?难道是他自己离去?”风月秋雪脸色一惊,有diǎn不敢置信的道。

“月儿,我们怎么会在这里?是谁把我们送过来的?”天波烟客忽然想起什么,风月秋雪回答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风流这小子吧,是他将受伤的我们背过来这里,然后其由于体力透支,与我们昏迷一起,不过这次倒真多亏他了,否则我们还在乱石裂缝堆中的吧。”

“他?”天波烟客白眉邹起,显然不太相信,如果按风月秋雪所言,那时确实只有风流一人并未受伤,而他是如何在国相与神秘人双重险境下将众人救出?难道...不,不可能!虽説天波烟客自见到柳风第一眼,便看出他不是一般人物,但他就算从娘胎开始就修炼,在这十几岁的年纪,也不可能做到将神秘人击退啊。要知道那名神秘人可是连身处法帝二重天层次的自己都敌不过的,眼前的少年真的有那种本事?可若不是他,难道又会是国相大发慈悲的放过自己了吗?天波烟客越想越觉得头疼...

略作连贯思考,风月秋雪在天波烟客身旁多年,当下猜出其心思,已知结果,也觉得奇怪,于是将目光投向柳风,闷哼道:“臭小子,你...你是怎么助我们脱困的?”

心中正自快意,竟然没有听到风月秋雪的声音,继续盘算着往后炼丹之路该如何去走,一副神迷痴醉模样。

“你...你竟然敢不理我,臭小子!”风月秋雪干脆跑到柳风身旁,玉手探出,一把揪住了柳风的耳朵。

“哎呀...疼...疼死我了!”柳风大喊出声,将目光投向风月秋雪,一副很是无辜的模样,道:“大...大美人,你这是做什么,快放开,不然我的耳朵都要疼的掉下来了...”

“哼...臭小子,你还知道疼呀?我问你,为什么方才我问你话你理都不理我?”风月秋雪身形微拱,半蹲着説道。柳风一抬头,透过风月秋雪的素裙,又是瞧见了她事业线的美妙,当下鼻血都要流出来,哪里还记得疼什么的?当下嘿嘿一笑,道:“不...一diǎn儿也不疼,大美人説的是,是我不对,你干脆一直保持这种状态来惩罚我吧,我娘説做错事就应该承担,所以...所以...”持续的瞧着风月秋雪胸部大片雪白,柳风已经説不出话来了,眼前女人长得实在太美,他的身形又是这般的无瑕,只要是个男人,哪里还坚持的住?

“你説什么?”风月秋雪脸色一僵,她哪里知道柳风打着什么坏主意,当下将身形更加靠近柳风,将他耳朵拉的老长。

“太好了,你能在靠近diǎn吗?”嗅着美人身上女子气息,柳风已经将一切抛之脑后,哪里有管耳朵痛不痛,只那样呆愣的瞧着风月秋雪的胸部,眼也不眨一下...

“恩?”感觉到异样,风月秋雪顺着柳风的目光瞧去,缓缓往下,这才发觉胸部大片雪白曝光,当下赶紧松开柳风的耳朵,身形站起,双手护着胸部,俏脸羞的通红,骂道:“你...你色狼!”

“我...我哪里色狼了?我色你什么了?”柳风开口説完,这才察觉到耳朵火热涨痛,当下捂着耳朵大呼小叫着説道:“哎哟...我的耳朵呀,疼...疼死我了,娘啊!”

“你...你怎这般不要脸?偷看人家还説疼?”

“谁...谁偷看你了?是你自己把身体凑过来的好吗?我又没叫你把胸器伸过来,冤枉人不説还迫害我的耳朵,你説説,到底是谁的不是了?”

“你...”风月秋雪快要被柳风气死了,这死色狼脸皮厚度怕是无人能及了,当下不知如何言词,缓缓退回天波烟客身旁,不再説话。天波烟客瞧了瞧风月秋雪,很是无语的叹了口气,用只有风月秋雪能听到的声音説道:“月儿,这小子...不简单啊!”

风月秋雪无奈叹气,将目光投向柳风,但见他满脸笑容的对着自己,心中略微沉思,暗道:“风流啊风流,从刚遇到你至今,到底给了我多少惊喜呢?以往的你露出的仅仅只是冰山一角,在你身上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昨日你又是如何杀出重围的呢?”r105

白水县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四季青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如何治疗牛皮癣
南宁知名癫痫病医院
扬州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