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习近平在福州工作期间倡导践行马上就办纪实

发布时间:2019-11-08 16:30:47

习近平在福州工作期间倡导践行马上就办纪实-搜狐

1990年5月17日,原先驻扎连江县的南京军区某师师部奉命迁入福州市郊五凤山脚下的军营。当天晚上,刚刚上任九天的福州市委书记习近平连夜冒雨走进了部队临时搭建的野战帐篷。

面对这三个在当时并不那么容易解决的问题,习近平没有丝毫犹豫,当即表态“要特事特办,马上就办”。那份担当和气魄给部队的指战员们吃下了定心丸。

从五凤山下的军营里开始,“马上就办”这四个字逐渐进入福州人的视野。这位年轻的市委书记,以一种雷厉风行的实干精神拉开了主政榕城六年的序幕。

也就是从那时起,“马上就办”以其时不我待的紧迫感、狠抓落实的感、勤政为民的使命感,不仅在八闽大地悄然成风,更以其深刻的理论价值和现实的指导意义,穿越时空,历久弥新。

党的十八大以来,一张宏伟的蓝图正在神州大地徐徐展开。治党治国治军,内政外交国防,我们应以怎样一种精神状态面对艰巨的任务,迎接历史的考验?重温往事,让我们从历史中汲取力量。

在接任福州市委书记之前,习近平在宁德地区已经担任了近两年的地委书记。从推行“四下基层”作风,到强调“弱鸟先飞”意识,提倡“滴水穿石”精神,习近平以高效务实的工作作风推动宁德在摆脱贫困的征程中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习近平同志来福州工作时,刚好在小平同志南方谈话前夕,那时体制机制还存在许多僵化的地方。比如要盖一座楼,从批地到拆迁,最多要盖近两百个公章,几乎每个环节都要收费。”时任福州市市长、与习近平搭过多年班子的金能筹这样回忆。

不仅如此,在福州的一些干部中,精神不振、作风懒散的问题也比较突出。经历过那个时代的老同志回忆,当时一些机关工作人员办事,首先想到的是怎么跟自己的利益挂钩,挂上了就快点办,挂不上就拖着不办,“吃、拿、卡、要”,官僚主义的现象多有存在。

“我们要办的事很多,要为改革开放提供一个良好的软环境,这就需要提倡一种满负荷的精神,反对拖拉扯皮和人浮于事,提高办事效率,做到今日事今日毕。”

1991年1月14日,《福州晚报》上刊登了一则消息—《我们也需要一本“市民办事指南”》,反映了群众对提高机关服务水平的呼声。对于这篇并不显眼的文章,习近平却给予了充分的重视,当即指示市委政研室立即着手准备编写,并第一时间在报纸上发布消息向群众反馈,前后只用了50个小时。

1991年2月20日,在福州市委工作会议上,习近平第一次向全市干部明确提出,“要大力提倡‘马上就办’的工作精神,讲求工作时效,提高办事效率,使少讲空话、狠抓落实在全市进一步形成风气、形成习惯、形成规矩。”

市委工作会议后三天,在福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召开的现场办公会上,习近平提出,“要抓住那些急需解决而又有能力解决的事进行研究,并且本着‘马上就办’的精神,组织实施。”

“这件事距市领导批示竟已过了半年,而依然故我,毫无改变。连一个回音也没有。这与‘马上就办’的精神相去何远,也不知这样的拖延该由谁来负责。俱往矣,从今天开始一周内办结……”

习近平这段措辞严厉的批示给时任福州市委秘书长林文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果说之前还有些人认为,‘马上就办’就是新书记提出的一句口号,那么从这件事起,干部们就都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狠抓落实,转变作风了。”

从点滴做起,重落实;从效率抓起,拼速度。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马上就办”成为福州的一句流行语。讲效率、抓落实,成为福州各级干部的行动指南。

"马上就办’的提出有着非常鲜明的时代特色。它不是一句简单的口号。它是问题导向下产生的一种创造性的执政理念。”时任福州市委政研室副主任李闽榕说。

“我深感福州作为中心城市、省会城市,工作任务十分繁重,必须加快运转速度,特别是克服一些具体工作部门中存在的办事效率低、工作不落实的状况。今年初,我从省委‘抓落实、见成效’的口号中得到启发,向全市提出了‘马上就办’、狠抓落实的要求,并身体力行。现在,廉政勤政、狠抓落实的精神,在全市已开始形成风气。”

也就是在这五年时间里,福州以年均超过20%的经济增长率快速前进,1990年、1993年、1994年、1995年,全市GDP相继超过100亿元、200亿元、300亿元、400亿元,迅速跻身于全国大中城市前列,成为东南地区改革开放的一面旗帜。

“马上就办”体现的是中国共产党人始终具有的对于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强烈历史使命感和感,始终具有的与时俱进、永立时代潮头的紧迫感和时代感,始终具有的求真务实、高度认真的科学态度和鲜明实践品格,事关端正党风,事关党和国家事业的长远健康发展。

“四个万家”是初到福州的习近平提出的工作抓手之一。这四句暖心、贴心的话,彰显了中国共产党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回答了"马上就办’为了谁”的基本问题。

“我16岁上船,结婚也在船上。岸上没有房子,我们夫妻俩和三个儿子挤在船上,前舱装货,后舱睡觉。孩子放学回来,常常找不到船在那里。”二十多年前“连家船”上的生活,在70岁的郑和金记忆里依旧清晰。

那年7月,酷暑时节的仓山区下渡藤山弄,一百多户居民因为供水管径太小,水压上不去,饱受断水之苦。他们给习近平写了一封信,反映用水难题。习近平见信立即作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迅速了解情况,马上解决问题。

全市的工作千头万绪,百来户居民的用水问题也许算不上大问题。但在习近平眼里,群众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他要求身边的干部牢记:“百姓的事,要时时放心不下。”

主政福州期间,像这样反映问题、寻求帮助的群众来信,习近平接到过很多。有的来自远方的山西霍州,反映福州非法长途车售票点欺骗旅客的问题;有的来自外来务工人员,反映子女上学难的问题;有的来自贫苦的山区乡村,要求政府架桥修路,他知道后都指示有关部门和地方尽快努力帮助解决。

地处山区的永泰县,是习近平挂钩联系的扶贫开发重点县。当时因为缺少道路,偏远山区的农民有“三怕”:怕猪壮,壮了抬不出去;怕树高,高了运不出去;怕孩子大,大了娶不到媳妇。

“那时村里人最大的愿望,就是把桥修起来。后来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写信给习书记,没想到他很快批给有关部门,帮我们实现了这个心愿。”今年已80高龄的陈院院谈起这件事时,仍充满感激。

15年前,福州台江区正义路27号,一个大杂院,五户大家庭,满满当当挤着27口人。56岁的刘依钗一家四口住在其中一间仅17平方米的木板房里。这里就是福州当时有名的棚户区—苍霞社区。

木板房夏天热得像桑拿房,必须不断往墙上泼水来降温;冬天又四处透风,要一层一层地糊报纸御寒。以前福州像苍霞社区这样的棚户区很多,所以也有个很形象的说法,叫“纸禙的福州城”。

为不断改善福州人民的住房条件,习近平在市委书记任上大力实施“安居工程”“广厦工程”“造福工程”。到省里工作后,习近平依然念念不忘福州旧城改造工作。

2000年盛夏的一天,已任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事前没打招呼,来到了即将动迁的苍霞社区。“那是7月2日的中午,天气特别热,近40度的高温。我们没想到省长会来,连把伞都没来得及准备,只匆匆地给他找了顶草帽。”当时的情景,时任苍霞街道党工委书记陈永辉至今记忆犹新。

炎炎烈日下,习近平径直走进了正义路27号。狭小闷热的木板房里,他详细地询问住户们的基本情况和对拆迁补偿的意见。不一会儿,所有人都是大汗淋漓。

出来之后,习近平问身边的领导干部:大家知道为什么要选在最热的天、正午的时候来棚户区调研吗?就是想让大家亲身体验一下群众的疾苦,加快棚户区改造的步伐。

“感谢习书记,感谢党和政府,没有共产党,我就住不上这么好的房子,过不上这么好的日子。”坐在自家窗明几净的单元房里,今年已经71岁的刘依钗用最朴实的语言表达着内心的感受。

我们需要的是立足于实际的具备长远目标的胸怀,而不是漫无目的、实用主义的“近视眼”;我们需要的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实干精神,而不需要新官上任只烧三把火的短期心理;我们需要的是韧劲,而不需要“三天打鱼,两天晒”的散漫意识。

“三山一水”福州城,那穿城而过的水,就是福建的母亲河—闽江。它蜿蜒而行,在福州西郊一分为二,至罗星塔复合为一,折向东北出琅歧岛,而后流注而去,直入东海。

二十多年前的一天,闽江之上,一艘不起眼的小客轮破浪前行。“习书记的个子高,几乎要碰到舱顶。大家把几张桌子拼在一起,铺开地图和资料,迎着江风,畅所欲言,勾勒沿岸的今天和未来。”回忆起那段满怀激情干事创业的岁月,当年陪同习近平调研福州发展规划的市委办副主任赵汝棋说。

习近平认识到,讲效率的同时更要讲科学,惠眼下的同时更要利长远。“历史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一个地方的建设,如果没有长远规划,往往会导致严重的失误,甚至留下永久的遗憾。”

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各领域的专家学者、市直有关部门及县(市)区领导、市大中型企业负责人以及基层同志也被召集起来,先后开了数十场不同类型的征求意见会,为经济社会发展出谋划策。

依靠群众,同心协力。通过充分发挥媒体的作用,广大群众也被发动起来,三万多市民参与了问卷调查。福州晚报社的老陈长钳回忆,“短短半个月的时间,收到了近三万份问卷,占我们晚报发行量的将近一半。”不少市民为提出好建议,利用休息时间自发开展调查研究。一对离休老夫妇,连续数天乘车在市里调查,就城市交通、商业点分布等问题提出十多条建议。还有市民骑自行车在城里转了三天,提出了加强道路络建设的16条建议。

1992年11月,《福州市20年经济社会发展战略设想》在市委六届六次全体(扩大)会议上审议通过,为福州的未来描绘了清晰的发展蓝图。干部群众将其称为“3820”工程。

立足“3820”战略构想,从1992年到1995年,习近平又接连提出建设闽江口金三角经济圈,建设“海上福州”、全面发展海洋经济以及建设现代化国际城市等战略构想。

水滴才能石穿,功成不必在我。“要用实实在在的努力去为每一步前进开辟道路,为后人多做铺垫的工作,让福州人民对我们这个班子留下一个考虑问题实在、办事实在的印象。”习近平这样要求干部,也这样带着干部群众苦干实干,咬定青山不放松,不达目的不罢休。

2012年10月,“3820”工程提出和实施20年之际,在福建经贸会展中心举办了为期十天的展览,市民纷纷来参观,共同回顾福州20年的发展道路。

从“纸褙”的旧城区到现在的高楼林立,观展的市民对福州城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感慨万千。而作为“3820”工程的参与起草者,后来任市委政研室主任的赵汝棋说:“我们对照数据就能发现,当年制订的战略目标不但如期实现,而且与实际发展基本吻合。这说明‘3820’战略构想是科学可行、富有前瞻性的。”

正是靠着这份深入细致、坚韧不拔,在当时福州基础设施、产业配套等都比较落后的情况下,冠捷电子、中华映管、东南汽车等一批重大项目在习近平的支持和帮助下落地生根;新大陆科技集团等多家面向未来的科技创新型企业也在习近平的关心和鼓励下蓬勃发展。这些至今仍是福州引以为豪的领军企业。

回忆当时的情景,新大陆科技集团总裁王晶说:“1994年1月,因为体制机制的不顺,我和创业伙伴胡钢一起,离开了第一次创业的企业,怀揣仅有的150万元资金,踏上二次创业的征程。当时,我们非常苦恼,特别希望听听习书记的建议。”于是,王晶拨通了市委工作人员的,希望能在方便的时候找习近平作个汇报。“当天下午,习书记就让工作人员回了,约我们晚上去谈一谈。”

“到现在我都记得那次谈话,他说科技创新之路,不可能一帆风顺,但不管碰到什么困难,一定要坚持走下去。如果有难题,随时会全力支持。”王晶说。

“只要是认准的正确的事情,不管多么艰难,习近平都会非常执着、非常努力去做到做好。”无论是长期共事的同事,还是基层一线的干部,对此都印象深刻。

“我推崇滴水穿石的景观,实在是推崇一种前仆后继,甘于为总体成功牺牲的完美人格;推崇一种真有勇气,胸怀目标,扎扎实实,持之以恒的辩证法精神。”习近平说。

1989年下半年,经有关部门批准,福州市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准备拆除市文保单位林觉民故居的部分建筑,建设商品房。故居前的文物保护碑上,被写上了脸盆大的“拆”字。

3月10日下午,习近平亲自主持,在林觉民故居召开文物工作现场办公会。当黄启权确认“这里就是林觉民故居大厅”后,习近平斩钉截铁:“好,我们就决定把它保护下来,进行修缮。”

“那时有不少人认为,文物保护是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的‘绊脚石’。”时任市文管会办公室主任郑国珍说,“但习书记顶住了压力,敢于向只顾眼前经济利益的观点说不,并提出保护人文环境与发展经济是领导者同等重要的。习书记认为,保护好传统街区,保护好文物,保护好名城,就是保存了城市的历史和文脉,就是延续了城市文化的‘魂’与‘根’。”

林觉民故居终于从“悬崖边”被拽了回来。1991年5月31日,故居修缮工程动工。11月9日,辛亥革命福州光复80周年之际,故居修缮完成,并辟为福州市辛亥革命纪念馆对外开放。

穿行榕城,习近平的坚持,同样惠及了林则徐系列遗迹、邓拓故居、琉球馆等历史古迹。正因此,二十多年间,大步迈向现代化都市的福州,高楼大厦和粉墙黛瓦,完美演绎出一曲“古今二重奏”。

马上就办,真抓实干,习近平看重一个“敢”字。"敢’就是勇挑重担,敢于迎难而上;大胆开拓,敢为天下先。”当遇到各种各样困难的时候,“不能老强调条件太差、优惠太少、历史包袱太重、人事关系太复杂,等等”。

“市里最早筛选出一批备选企业,但谁都不敢试,不愿试。”时任福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总公司总经理陈维辉说,“压力首先来自政治上‘姓社姓资’的激烈争论。全民所有制的企业还能搞股份制?国有资产会不会流失?既没有健全的法律法规,又没有先例可参照,该怎么办?”

改革势所必然,阻力必须克服。但如何既果敢坚决,又慎重细致?陈维辉回忆,1992年初,习近平请来时任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陈明森等专家,详细请教股份制改革的有关问题。

此后,开发区建总的改制上市工作步入了快车道。期间虽亦经历波折,但1996年11月21日,企业顺利在深交所正式上市,挂牌交易。自上市当年至2014年底,累计上缴税收超20亿元。

当时,福州市下辖的县级市福清缺水,约有20万亩田被群众称作“望天田”。时任福清市委书记练知轩,计划从相邻的闽侯县乌龙江边开凿21公里引水隧道,让“望天田”不再“喊渴”。但在施工过程中,被途经村村民认为是“坏了风水”。村民们堵了福厦路。

“修引水隧道,我事先没跟他汇报,自己做主就干了。但习书记接报后,并没批评我们福清的干部,而是叫了闽侯四套班子,前往劝导疏解群众。”练知轩回忆道,“习书记不怕干实事引发矛盾,就怕干部不干实事。”

“跟着习书记干有一种天然的安全感”,当时福州的干部们有这样一种坚强的信念:党员干部做事,只要是一心为公,为老百姓办实事,不谋私利,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习近平讲,“要始终保持共产党人的高尚情怀和政治本色,正确看待个人的进退得失,正确对待金钱名利。唯有这样,才能做到‘心底无私天地宽’,‘岂因祸福避趋之"。

抓好落实,具有良好的精神状态和优良的作风很重要,建立科学管用的制度和机制同样很重要。要制定强有力的组织措施、考核措施、激励措施,健全抓落实的工作机制。

一天,习近平带领福州市有关负责人到马尾,参加省委省政府召开的福州开发区现场办公会。为呼应上午省委省政府提出的支持开发区进一步加快发展的意见,习近平和福州市的同志们中午没有休息,立即研究拟定了市里贯彻落实的12条措施。超高效率,令人惊讶。

“在‘硬环境’不可能短时间内改变的前提下,习书记下决心要提升‘软环境’来弥补‘硬环境’,可以说确实抓准了福州加大引资力度的要害。”曾任市委政研室主任的陈允树说。

马上就办,“不要满足于已经形成的办法,要不断创造新经验、探索新路子”。要使它形成风气、形成习惯,就必须不断创新办事方法,探索制度化、常态化的运行机制。

1990年,在习近平的倡导下,在福州实行了投资项目审批的“一栋楼办公”。全部手续,不用出楼即可办成,投资项目审批真正做到了“马上就办”。

原来是《决定》一发了之,可现在紧接着又出台了任务分解制方案,将各项任务分解落实到牵头部门、具体单位,甚至细化到了人头,而且每季度还要对进展情况进行一次检查。

二十多年的实践和坚守,“马上就办”已经深深扎根于榕城大地,深深融入干部们的思想心灵,固化为服务群众的运作机制,愈来愈显现出巨大的生机和活力。

担任福建省省长后,习近平将“马上就办”由一市带至全省,成立福建省机关效能建设领导小组,亲任组长,并下设效能办,主抓机关效能建设,将“马上就办”进一步拓展为改进工作作风,增强服务意识,加强廉政监督,提高工作效率和社会效益的综合性、长期性工作。

在习近平指导下,福建省相继制定了《机关效能建设工作考评办法(试行)》和《机关工作人员效能告诫暂行办法》,让“马上就办”走向常态化、制度化。

此后,福建省又持续创新机关效能建设,于2014年1月正式实施《福建省机关效能建设工作条例》,把多年来探索机关效能建设的一系列行之有效的做法制度进一步上升到地方性法规层面。这是全国首部机关效能建设地方性法规,突出把“马上就办”作为推进各级各部门转变职能、改变作风的有效手段,为机关效能建设提供了可靠的法治保障。

如今,福建省委省政府始终坚持、大力弘扬、深入践行“马上就办”精神,“马上就办”已成为各级机关转变作风、为民办事、推动落实的重要遵循,在党员干部中深入人心,成为自觉行动。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局出发,提出并形成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布局。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担负历史赋予的光荣使命,把握难得的发展机遇,必须始终坚持和弘扬马上就办、真抓实干的精神状态和优良作风。这是时代的呼唤,人民的期盼。对“马上就办”精神的传承与弘扬,无疑将释放出强大的正能量。

历史是通往未来的钥匙。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也必将如星星之火,点燃崇尚实干、狠抓落实的燎原之势,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宏伟征程中继续闪烁耀眼的光芒。

中医丰胸
产后护理
搏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