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出水即死的带鱼真能养殖吗浙江舟山成功培养

发布时间:2019-04-04 06:00:56

水池中游弋的小带鱼。舟山朱家尖,浙江省舟山市水产研究所(下称 水产所 )养殖基地里,有3个20立方米的水池。1 1米深的水中,一条条长约三

水池中游弋的小带鱼。

舟山朱家尖,浙江省舟山市水产研究所(下称“水产所”)养殖基地里,有3个20立方米的水池。

1.1米深的水中,一条条长约三四十厘米、宽两厘米左右的暗灰色“丝带”正在游弋。它们就是一直被认为“出水即死”、没法养殖的鱼类——带鱼。

这300余尾小带鱼,正是浙江省舟山水产研究所养殖场培养存活的。

在研究所团队的24小时监护下,它们不但不断“闯关”成活,同时也打破了带鱼“出水即死”的“魔咒”,弥补了带鱼研究的空白,可以说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这项研究的背后,则是近年来渔业资源日趋衰竭的现实。

300余条带鱼享受“五星级”待遇

昨天,穿过水产养殖池,舟山水产研究所所长徐志进带着钱报走进了1座水产培殖“车间”。

车间里整齐计划着十多个圆形或椭圆形的水池,其中3个水池里,就是两个多月来,徐志进和他的团队一起精心呵护的带鱼幼苗群,“可能有不同的品种,但都属于东海带鱼。”

“目前每一个池子饲养一百条左右的带鱼苗。”团队成员李伟业指着那些带鱼苗说,目前已处于稳定状态,因此从现阶段而言,已打破了人们对带鱼“出水即死”的传统印象。

了解到,带鱼“离水即死”,是因它们属于中下层集群性洄游性鱼类,一直生活在较深的水域中,常常耐受比在空气中要大很多的压力,而当它被捕捞离水后,因外界压力突然下降,体内产生一些致命的变化。因此,带鱼一旦捕捞离水基本就难以存活。这也是带鱼人工繁育技术的主要难关。

钱报近距离视察了这些珍贵的带鱼苗——在1.1米深的水面下,带鱼苗的色彩略呈暗灰色,只有在游到光线较好的水面附近,才能看见它们身上那种特有的银白色。由因而硬骨鱼,所以游弋时也是“直来直去”。它们喜欢成群游弋。这些长约三四十厘米的带鱼苗相处还算和睦,但细细观察,还是可以发现,个别带鱼苗的尾巴已被别的带鱼苗咬掉了。

由于研究需要,它们的待遇很不错。每天都会给它们更换经过沉淀和除菌处理的海水。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一天给它们喂3顿活虾,有时候也会搀杂1些小活鱼或鱼块,均衡营养。

为了给演示喂饵,李伟业从水池台子上的碗里,用剪刀剪了1小块鱼肉下来,投入水中,还没等饵料沉到一半,一条带鱼苗突然盯着饵料停顿了一下,以后猛游过来就一口把饵料咬进嘴里吞下肚。李伟业笑着说,可别看这会儿带鱼苗都游得慢吞吞的,平常喂食时,它们抢夺饵料的速度很快,一会儿就能把饵料吃完。

目前存活率只有50%左右

虽然目前存活良好,但这珍贵的300余条小带鱼,未来如何还是未知数——它们的一生无疑都在“闯关”。

徐志进告知,其实在来到研究所的水池前,它们的数量曾有六七百尾。

“今年的带鱼苗都来自东海,当时它们体型还很小,是在自然环境下钻进了我们设置在海面上的养殖箱。”徐志进说,其实去年他就带领科研团队进军东海带鱼研究领域,启动了东海带鱼研究计划。并且通过一样的渠道取得了一些带鱼苗,尝试驯化饲养,但那次连海上箱都没出,就全死了,“由于捕捞、饵料、度夏等重重困难,去年的实验失败了。”

但今年运气不错,5月,在箱里发现了6七百尾小鱼苗,由于有了去年的经验,这些带鱼苗被移送到研究所培殖池前,在海上箱里存活得还不错。

考虑到水质、天气和科研要求,徐志进终究还是决定冒险将箱里的带鱼转运到研究所养殖。

“六七百尾带鱼苗,当时在箱里只有一二10厘米长,我们将它们养了一段日子后捞出水面,放入水深只有一米左右的转运箱。”李伟业记得,当时大家都挺紧张的,毕竟“出水即死”的问题,并没能解决,何况,转运时间就需要4个小时,这也是很大的挑战。

不出所料,转运进程中,不断有带鱼苗沉底死亡。

“等运到研究所,就死了一百多条,后期培养中又死了很多。”1说起这事儿,李伟业有点伤心,但在他们团队每天24小时的轮流监护下,终究保住了这最后的300余尾小带鱼,“现在看基本稳定了。”

这个结果不但取得了东海带鱼养活的阶段性成功,也弥补了国内研究空白,对人工繁育带鱼具有历史性意义。

“毕竟没有先例,接下来还要面对很多问题。”徐志进照旧有些耽忧,由于现在看来,存活率还只有50%左右,而且,他还要带着小带鱼们继续闯关——度夏、越冬、性成熟、饵料和各种突发状态,“这些带鱼苗能否继续适应人工环境,还是未知数。”

希望不要步大黄鱼后尘

实际上,目前国内对带鱼,不但没法人工养殖,也做不到人工放流。虽然产量很大,但带鱼资源正在快速衰竭,就像东海四大鱼种的另三种:大黄鱼、小黄鱼和墨鱼一样,这也是徐志进他们力求弥补带鱼养殖空白的重要出发点。

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海洋捕捞鱼类产量中,带鱼产量最高,2015年的统计数据中,带鱼到达110.57万吨,占鱼类产量的12.21%。

在水产所里,看到了一份2007年至2015年东海带鱼捕捞量的表格,这9年里,每一年都在10万吨以上,“量照旧很大,但捕捞的带鱼愈来愈小。”徐志进说,这些年,各级政府的护鱼措施已到位,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但包括带鱼在内的鱼类资源的衰退仍是现实。

“大黄鱼就是前车之鉴。”丁鹏富是朱家尖的老船头,17岁上渔船,他很了解东海渔业的变迁,“上世纪70年代前期,我们两艘30吨的船出海,开3小时就下锚拉,半小时,那里满满的都是蹦跳的大黄鱼、小黄鱼。而现在,如果捕到那末大的,跳的不是鱼,是人。”

丁鹏富记得,当时他们按季节捕捞黄鱼或带鱼,3月到5月是大黄鱼、小黄鱼和墨鱼,9月后是带鱼,一船能装6万斤,捕到两三斤的大黄鱼人们都觉得不希奇,特别是在1974年,这一年仅舟山地区大黄鱼产量就达1370.72吨,比1973年增加69.4%,是历史产量最高的一年。

浙江省海洋学院的大黄鱼研究学者赵盛龙曾表示,1974年的那次“大围剿”后,实际上严重破坏了大黄鱼的越冬场。结果,以后的几年里大黄鱼产量直线下落。

后来,大黄鱼、小黄鱼、墨鱼愈来愈少,丁鹏富的也从拉变成了拖底。“再后来发现这样不行,鱼类资源要没了,带鱼可不能再这样了。”如今,年过6旬的丁鹏富和妻子一起当起了门卫,就在舟山水产研究所。

渔民的惋惜,就是徐志进力求改变的,他希望明年5月,这300多尾坚持下来的小带鱼,能成长、性成熟乃至产卵、孵化,“至少摸索出相对成熟的养殖方法。”

相干Tags:

小孩发烧怎么退烧
小孩子反复发烧怎么办
小孩风寒感冒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