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苍澜纪 第六十章 醉汉引起的血案

发布时间:2019-09-25 21:21:53

苍澜纪 第六十章 醉汉引起的血案

“呜呜呜……”

我们苦兮兮的林潇现在重伤垂危,真的说不出什么话了。

“你说什么啊,我听不见!”轩辕重明头也不回,连语调都拉长了几分。

林潇同学真的要哭了。

“救……我……”

林潇费劲力气终于挤出一阵细若游丝的声音。

而然他还是太小看轩辕重明的节操了……

“你说什么啊,我听不见,”那语调,简直是一个字一个字拉长的喊出来的,搞起来好像真的是个耳背似的。

好吧,我们的林潇同学这次是真的哭了。

我特么遇上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

轰——

随着一声巨响,一名面具男如同断线的风筝,径直从空中被打落,地面瞬间被砸出蛛般密密麻麻的裂纹。

苍澜纪  第六十章 醉汉引起的血案

面具碎裂,一口鲜血伴着面具的碎片飞出,面具男一脸颓然的倒在地上,连抬手指的力气都不剩了。

他是西煌仲裁会的一号,一名天境四阶的强者,如今竟被人无情的打成了重伤!

而于此同时,在地上躺着的不仅是他,还有十余名或生或死的仲裁会成员。

“这就是西煌仲裁会的战力吗?简直弱的不像话啊。”

空中,一名黑袍男子悬浮在空中,不屑的讽刺到。

如果轩辕重明在这,一定会惊讶的发现,他就是展炎亭,那名暗月教中以谋略出名的护法!

呲——

一号眼中满是愤怒,要不是西煌的地位特殊,仲裁会无法调动精英级别的力量,你们能这么嚣张吗?

要不是……你们人多,我会打不过你们吗!

一号怒视着四面八方数不胜数的暗月教成员,心中也是悲凉,什么时候西煌暗月教多了这么多人,论数量完全是西煌仲裁会百倍之多啊。

更让人心寒的是,刚刚那个这次出手的居然是半步六阶的天境强者展炎亭,自己服用了逆血丹也只能堪堪和他打成平手!

难怪这一次会栽的这么惨,原来从一开始就被人家算计了。

“是时候该结束了,”黑袍人发出一阵让人心头发毛的呵呵声,看向地上众人的眼神完全是在看尸体。

“把他们杀了,然后将尸体钉在西煌最显眼的地方,我要让西煌人知道,他们引以为豪的的守护者在我们暗月教面前是有多么无力!”

一号等人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他们的死或许并不要紧,但他们的死若是引起西煌人民的恐惧,那就要出大问题了……

不过这种煞白只是一瞬间的事,他们的神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于此同时,他们的嘴角反而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随后,地上的众人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而且不是临死前那种绝望的大笑,而是那种……看傻子的大笑……

这下反而让展炎亭发愣了,即使是见过无数场面的他也无法理解此时的状况。

“展炎亭,枉你自诩暗月教第一智将,居然连这种事情都想不明白!”一号同情的望着天空中的的无数暗月教教众,“你以为西煌凭什么号称道盟第二大城市?”

“难道就凭我们几个天境?哈哈,要知道连边荒的小城里都有可能有天境啊!”

展炎亭微微一愣,依旧面不改色的看着一号,一言不发。

这时,两个摇摇晃晃的身影闯入了众人的视线。

两个看起来是只路过的普通醉汉,他们就这么缓缓的走入了仲裁会与暗月教交战的位置,似乎真的是喝高了。

顿时无数目光集向了他们俩……

“呦!是……暗月教的孙子!”突然一个醉汉激动的喊了起来,一股酒气自他口中喷出。

“哟,道盟不是……说了吗,杀暗月教……的人是……合法的!”另一个醉汉也是激动。

“哥俩个最近心情不好,正好差几个出气筒……”

两个醉汉相视呵呵一笑。

顿时,两股可怕的气息炸裂而出,一时间周围那些毫无防备的暗月教成员死伤惨重……

这一幕顿时让暗月教众人傻眼了。

不是吧,路边随便来个醉汉都有地境高阶的实力,这是在搞什么鬼啊!

然而这还只是开始……

只见空中一道流星划过,径直朝众人的位置冲来,下一秒,“流星”落地,露出了……一名身着厨师服,头戴厨师帽的男子。

只见他冲着两名醉汉一声大吼,“孙子!又特么喝酒不给钱,”

那吼声顿时形成一阵无形的气浪,那两名醉汉连同无数暗月教成员在这声巨吼中被吹飞……

天境……

展炎亭看着这名突如其来的厨师先生,眼皮不禁一阵狂跳,突然间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了他的心头。

难道说……

“孙子!大半夜吼什么吼,明天我还要搬砖知道吗!”又是一道强横的气息炸起,那是一名黝黑健壮的……农民工……

“你们特么吵什么什么吵,还特么让不让人跳广场舞了!”随着一声雄浑的大妈嗓门响起,然后又是数道恐怖的气息炸起!

再然后……

“还特么跳广场舞,信不信我告你扰民!”

然后西煌跟炸开锅似的无数强横的气息炸起,东南西北数不胜数,仿佛天境地境多的跟大白菜似的。

而西煌城内的元气竟也因此引起了暂时性增殖的现象……

这扑天盖地的恐怖气息顿时将暗月教众人给吓尿了。

尼玛,什么鬼,因为两个醉汉神特么引出了这么多强者,这特么才是西煌城真正的实力吗?

全名皆修,还特么全名都是高级修士!

看看,前几天菜场里卖菜的老阿妈,特么居然有天境八阶的修为,还有还有,之前那个被自己不屑的吐了痰的扫地阿公,那修为……特么已经超过天境了好嘛,那天他没拍死自己,自己简直是捡了天大的人品啊!

暗月教众人看着这些弹指间就能让他们灰飞烟灭的群众,突然开始怀疑自己是这么在这个恐怖的地方活下来的……

一号笑了,笑得很大声,仿佛将心底所有的积怨都发泄了出去,天知道他这个“警察”兼“城管”每天面对这群分分钟可以吞了自己的“普通群众”是有多大的压力。

道盟之所以不给西煌配给强者坐镇,就特么是因为这鬼地方跟东郡城一样,强者在路边那是随手一抓就是一大把的。

道盟派人来坐镇?没被本地人打成猪头就不错了……

“这就是西煌真正的实力吗?”展炎亭一愣,淡淡的点了点头,面对无数比他强横的存在,居然一点也不紧张。

“呦,那些不是暗月教那群孙子吗!”

突然间不知是谁突然的一声吼,原本还在为一根葱、一只蒜这点鸡皮蒜毛的小事争得天昏地暗的西煌群众竟在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纷纷望向吓尿的暗月教众人。

“卧草!还真是暗月教那帮孙子!”

“愣着干嘛,打啊!打死算我的!”

“去你大爷的,鬼才算你的,按照道盟的悬赏,暗月教这帮孙子每个脑袋值五百道币呐!”

“谁特么跟我抢人头劳资就和谁拼了!”

人群瞬间炸开锅,可怜的暗月教众人很快在群众的“热情”中淹没,一号则是同情的望向黑压压的人群。

他知道暗月教这群家伙完了……

……

远在天罚丛林的一处隐蔽的山谷中,一名黑袍人手握一只稻草编制的小人,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突然间,稻草人碎裂,于此同时黑袍人睁开了眼睛,一口逆血从他口中喷出,染红了碎裂的稻草。

但他没有丝毫恼怒,反而畅快的笑了起来。

“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这就是西煌吗?用九成的分部成员再加上我的稻草分神术换来的这个情报一点也不亏啊。”

一股无形的威势瞬间笼罩全山谷,那股浑然天成的气势顿时让谷内众人惊惧。

这是——第六境、道境的力量啊。

黑袍人抬起头,露出了他阴翳清瘦的脸庞。

他是展炎亭,暗月教第八护法……

朔州癫痫病
朔州癫痫病医院
朔州癫痫病医院费用
朔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朔州好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