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武道玄皇 第二百三十三章 迷雾之中见至亲(第一更)

发布时间:2020-01-16 23:59:59

武道玄皇 第二百三十三章 迷雾之中见至亲(第一更)

白无常听到贾薇的声音,便道:“下面什么也没有!只是一个山洞!”白无常又朝着山洞的对面望去,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道窄窄的石梁。<-.

下面的云雾忽然又翻腾了起来,一直向上升着,白无常害怕贾薇等人有事,便依旧从下来的那个洞口向上攀爬,只见他双脚不停的变幻,踩着凸起的岩石,竟然如同下来时一般的轻盈,白色的长袍穿过那石洞,竟然是一diǎn灰尘都没有沾到。

贾薇见下面的云雾已经漫上了平台,而白无常也从那石洞里跃出。露琼紧忙跑过来,一脸期盼的问道:“白叔叔,有没有看到寒哥?”

白无常摇了摇头道:“下面并没有人!只是一个山洞!”

露琼听罢,满眼失望的神色。

马神医见状,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露琼的头道:“乖徒儿,不用担心,我看那凌小子并非那短命之相,定会没事的!”

贾薇原本也是有些失望,但听马神医这么一説,心里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了,见那迷雾重重,便道:“现在洞中起雾,也看不清那路途,我们只能再这里等待!等那迷雾散了,才好再找!”

几人听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便找了一块靠在石壁边缘的干净所在,坐下休息。

马神医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瓷瓶,打开了盖子,朝着几人周围洒了几下,便收了起来。嘴里念念有词道:“一diǎn安神药,毒蛇猛兽请绕道!”説罢,便坐了下来。

贾薇从包裹里掏出了食物与水递给众人,马神医接过牛肉干与面饼,开始吃了起来。白无常道:“你们先吃,我替你们把守!”露琼担心凌寒,一口也吃不下去,只是喝了两口水,还呛得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涕泪横流,不知是咳得,还是哭的。

贾薇紧忙递给露琼一块手帕,并细心得帮着露琼一阵拍背,并安慰道:“露琼姐姐,不用担心,寒哥一定会没事的!”

露琼拉住了贾薇的手道:“谢谢妹妹,我就是放心不下!”

那浓雾已经涌上了平台,将这四人团团的包围,虽然四人距离很近,但即便是面对面,都已经看不清彼此的脸。

“好大的雾啊!”马神医停止了吃喝,怕是雾大,找不到嘴。

“是啊!”白无常道,説罢,白无常挥舞了一下袖子,想看看能不能驱散身边的白雾。只是那雾气更加浓厚,翻滚着,朝着他涌过来。

忽然,白无常感觉那白雾的前面,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这人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而自己竟然没有察觉,白无常心里一惊道:“你是谁?”

那人缓缓的转过头,只见那人器宇轩昂,但却是一脸的杀气,朝着白无常恶狠狠的道:“原来是你这个小杂种!当初就应该一掌把你毙了!以绝后患!”

白无常心里一冷,这个人无数次在梦中出现,使自己无数次从睡梦中惊醒。白无常有些胆怯的道:“是你!是你杀了我的父母!我认得你!”

那人道:“是我!又能怎样?你来杀我啊!你有这本事么?”

白无常虽然有些犹豫,但父母之仇,不共戴天,白无常大吼一声:“今天,就让你偿命!”猛的朝着那人扑了过去。

而那人竟然不躲不避,任由白无常一阵拳打脚踢,那人动都没动,笑道:“这小娃子,莫非害了失心疯?别白费力气了!”

白无常感觉自己把这些年所学的招式内力,全都发挥了出去,但那人依旧没有动,并且连声都没有坑一声。白无常不禁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平日里轻松开碑断石的手竟然变得和儿童一般大小,并且白白嫩嫩,难怪,打在人的身上,就如挠痒痒一样。

白无常见自己奈何不了那人,便颓然的坐倒在地上。

那人道:“你看看你,杀父仇人就在眼前,连仇都不能报,你説你是不是很没用?你的父母有你这样没用的儿子,即便是死了,也会感到羞耻!”

白无常双手捂住自己的双眼道:“我没有用,爹!娘!是我没有用!我不能给你们报仇!”

那人继续道:“你既然知道自己没用,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不如死了算了!”

白无常一听,喃喃自语道:“死了算了!死了算了!”説罢,便朝着那浓雾中走去。

贾薇听到白无常正含含糊糊説着什么,便问道:“白叔叔!你在説什么?”

白无常像是没听到一般,依旧在嘟囔个不停,“死了算了,死了算了!”

那贾薇心思机敏,知道白无常定是有异,急忙辨着声音摸了过去,影影绰绰的看到了白无常像是中了魔一般,正朝着那崖下走去,眼看就要走下那悬崖。

贾薇紧忙跑了过去,一下扑倒了那白无常,将那白无常按倒在地。贾薇大声喝道:“白叔叔,你醒醒!我是小薇!”

那白无常犹自没有清醒,大声道:“让我死!我没有用!你让我死!”説罢,开始死命的挣扎。好在此时那白无常还以为自己是那个年幼的自己,没有运用真气,若不然,单凭贾薇是无法按住。但贾薇自己仍是十分费力,便高声喊道:“马神医,露琼姐姐,快过来帮忙!”

那贾薇刚刚喊完,间看到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浓雾之中,身形竟是十分的熟悉!

“爹!你怎么来了?”贾薇欣喜的道:“白叔叔像是中了邪一般!你快快救救他!”

那身影走进了俯下身,轻轻的拍了白无常一下,那白无常便静静的倒在了那里,只是就像梦魇中一般,眼睛微睁,但只能看到充满红色血丝的眼白,眼珠在眼皮下滴溜溜的乱转,鼻翼快速扇呼着,呼吸急促,就像是刚刚跑完了一百米一样。

贾薇见父亲制住了白无常,便问道:“爹,白叔叔没事吧!”

那身影缓缓的抬起头,贾薇看到了父亲那张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脸,宽阔的额头,深邃的眼神,高挺的鼻梁,一道浓墨画出般的胡须,头发依稀有几根花白,眼角处隐约出现了几道细纹。

贾薇忘记了又有多久没有见到父亲,自打她记事起,父亲便是与姐弟俩聚少离多,总是在外面忙碌,但贾薇却不知道父亲在忙些什么,贾薇也从不敢过问。贾薇从五岁起,便俨然成了贾家的一家之主,庄内的大事小情,几乎都由贾薇包办。开始众家丁都以为贾薇还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能当家主,简直是开玩笑。但贾薇聪明异常,办起事情竟然是毫不含糊,甚至比大人都强出许多,渐渐得,众人便都拜服。

这次见到父亲,贾薇明显的感觉到父亲有些见老,不禁一阵心酸。

贾父先是怜爱的抚摸了贾薇的头一下,用那低沉而又有磁性的声音道:“薇儿!为父不在的日子,你既要操持家务,又要照顾仁儿,实在是辛苦你了!”

贾薇顺势伏在了父亲宽厚的环抱里,感受着父亲胸膛的温暖,闭上了挂着一滴眼泪的眼睛,静静的享受着父亲的庇护,喃喃的道:“爹!这都是女儿应该做的!您为了家族,在外面奔波,才是最辛苦的!”

贾父又用那粗大的手掌拍了拍贾薇的后背,就像是她在很小的时候,父亲总是这样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哄她入睡一般。

“薇儿,你从小就乖巧懂事,爹让你做的事你总是能完成的很好,不似仁儿,总是给我闯祸!爹这次有件事要你答应,你一定要做到!”贾父的话音忽然间变得严肃。

贾薇不由有些好奇,睁开了眼睛,看着一脸严厉的父亲,问道:“爹!您吩咐下来,薇儿一定照办,到底是什么事情?”

济南钢铁总医院预约挂号
湖州市南浔区练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治疗阳痿医院
南昌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榆林白癜风治好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