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刻之痕 第三百三十二章:挥之不去的反派势力

发布时间:2019-12-04 21:21:55

刻之痕 第三百三十二章:挥之不去的反派势力

这一次,布莱希特不会再动摇了,他下定决心查清当年发生在城主府一家的惨案,对『黑桃』施以迟来十多年的审判。布莱希特眼神坚定,林秋觉得如果以他作为主角,吟游诗人们足以写下厚厚一本英雄悲歌。

可惜他不是。

没有哪个吟游诗人会为了一个被挡在『黑桃』大门之外连本部都进不了的人写下传记。在沙石镇那一战之后,布莱希特的确觉醒了——要知道当时提尔-赛琉斯这个名字在塔伦王国的夜市都没几个人听过,他从林秋身上看到了希望。

睡梦中,他无数次把自己幻想成捣毁了『黑桃』本部的英雄,然而一觉醒来后,他却不得不继续为进入本部的资格来回奔波。简单地来说,就是他的天赋实在不高,本部的人嫌弃他,只把一些类似于劫掠商人这种边缘的活儿给他干。

“但是通过几个月的努力,我也总算向自己的目标迈出了一步。”布莱希特感慨,离开沙市镇之后,他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坐井观天的自己是多么可悲。而他的努力,也终于得到了本部的某位大人的赏识,并派人将这些狮鹫交给了他。

也就是在那时,他听说了『神鸟教』这个名字。

布莱希特本能感觉这是条重要线索,在贺露提雅苟延残喘的『黑桃』恐怕就是指着这个神秘而狂热的宗教翻盘了。事实上,帝都之战后,『黑桃』迎来了自己最黑暗的时期,由于他们组织外围成员极为松散,分散在贺露提雅各个王国之中,想要清剿他们十分困难,那时也正值战后,一切百废待兴,亨利五世便对此睁一只眼闭一眼之眼。

但这一次不同,年迈的亨利五世的似乎动真格了,剿灭『黑桃』的残部似乎成为亨利五世末年的最后一个政绩。而一些『黑桃』们从未预料到的势力先后浮出了水面——除了教会、王国军这两个明面上的组织,一些隶属于元老院的隐秘势力也相继浮出了水面,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超过半数『黑桃』的秘密部门便遭到了捣毁。一些高层更是在各大重要城市被公开处刑。

亨利五世似乎再向『黑桃』传递一个信号——滚出我的王国!

如果不是差一点就配合昔日辉煌一时的刺客公会取下亨利五世的首级,『黑桃』的成员们永远不会想到在各大王国竟然还隐藏着如此众多的暗哨,相较之下,他们原本认为自己已经“占领”了贺露提雅大部分都市的想法便如痴人说梦般可笑。

这个时期的『黑桃』成员各个都是惊弓之鸟,就连策划一起劫掠都要设计周密的计划,生怕一个不留神就撞到教会与王国军的枪口上。

布莱希特说得有些口干舌燥了,离开沙石镇之后,他也在不断观察着『黑桃』组织,以确定它是不是真如传言中那般十恶不赦。而观测下来,他震惊地发现较之传言,『黑桃』的行为方式有过之而无不及

杀人已经不再是这些狂徒们达成目的手段了,在他看来,从本部来的那些家伙们根本就是脑子有问题——他们真的是在享受杀人的过程,他们尽可能让这个过程延长,让被他们劫掠的商人哭喊得更撕心裂肺一些。

这次与布莱希特接头的那位小头目,以在商人面前凌辱他的妻子、女儿为乐,这样的场景已经在他眼前上演过无数次了。

“至少被我们劫掠了之后,你们还能活下来。”布莱希特瞥了富商一眼——他当然指的是上一次,本部来的那位大人似乎十分看重他的货物,当他把劫掠来的货物送到对方那里时,那位大人还特地问道:“那个商人呢?你怎么处置他的?”

布莱希特只能支支吾吾地称他逃走了,而对方明显露出了不快之色。

那位大人不知从哪听说了商人有一位美丽的妻子与一位同样美丽的女儿。

“圣女在上!”闻言,富商冷汗直流,他后怕极了。如果布莱希特所说的那些可怕的事真的上演在他面前,他根本无法想象自己该如何面对这一切:“我永远不会带我的妻子和女儿经商了!”

“问题是,他应该知道更多有关『神鸟教』的信息。”

有关『神鸟教』的一切显然都是机密,只言片语的叙述还是他用美酒把那位大人灌醉了,从他那里套出来的信息:“这次他勒令我们务必将飞艇迫降到他那里。”

布莱希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也是他们没有在飞艇刚离开塔楼就下手的原因,他和小弟们尾随在飞艇下面,现在都已经快到目的地了,他还在犹豫不决。如果不是偶遇了林秋一行人,他真不知道这件事该如何收尾。

他害得这位和他无冤无仇的商人遭遇如此折磨,却也不想让自己先前的努力白费。

尽管他的小弟们一直在怂恿他——“头儿,你在担心什么?你可是沙石镇最大的恶棍。”

“混蛋们,这不一样!恶棍也有恶棍准则!”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好人。当年他懦弱地躲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小镇作威作福,让小镇居民和冒险者们终日提心吊胆,他甚至认同在利益不同时,干掉阻碍自己的敌人……但他无法接受本部那些以折磨人为乐的行径。

那不是恶棍,而是变态。

就连以人类喂食物的魔物,也不会在吞噬猎前对其进行身心的折磨。

“提尔当家的,你们打算怎么做。”布莱希特沉声问道,他发现林秋已经很长时间没发表意见了。

他一抬头,发现林秋似乎正在和艾丽莎用微妙的眼神进行沟通。

“通常来说,我不赞同那个仪式。”对视许久后,艾丽莎开口道:“那个仪式只有教会的执法队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用于获取重要的情报……而仪式会让受术者脑补损毁,丧失所有记忆——但如果是对这些人,就不必考虑这么多了。”

艾丽莎忽然话锋一转:“这是你们小队的第一次战斗,任务目标:全员消灭。逃走一个每人扣十分,明白了么?”

武警总医院
湖南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桂林治疗癫痫病费用
泉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