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嫌夫养成贤第77章感兴趣

发布时间:2020-01-21 21:06:40

嫌夫养成贤 第77章 感兴趣

谢娴儿不怕“二”,想着只要自己聪明就够了。。她前世读了十六年的书,当了那么多年的职业女性,还能压倒一帮男人当了个科长,她相信自己的智商和情商应该不算差。

但是她怕“混”。

人混帐了,就没有道德底线,这种人寡廉鲜耻,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她自忖没有本事对付太混的混蛋。

不过,她又直觉马老二应该不属于“混”的那类人,否则“睡”一年便宜媳妇,一年后再和离就是了。若碰到这样的混蛋,她还真是无计可施。

想想应该庆幸,好在马老二只是丢下她,而不是“睡”了她。

正想着,突然听到张氏和秦氏的声音,“哎哟,奶奶,您只疼二孙媳妇,都不疼我们了,我们不依。”

谢娴儿抬起头来,张氏和秦氏带着几个孩子进来了。

老太太呵呵笑道,“三个孙媳妇都好,老太婆都疼。”说得众人都笑起来。

真哥儿跑过来咧着嘴大声说道,“我娘亲是在跟太奶奶撒娇呐。”不说显哥儿得意地笑着,连太极的三瓣嘴都咧得老大,一根银线又从嘴里滑落下来。

谢娴儿暗自好笑,这些小东西都是人精,自己喜欢的人受到大家长的宠爱,他们也与有荣焉。

下晌,马守富被老太太找去谈了话后,又来东厢给谢娴儿磕头。

像马守富这样得脸的下人,年青的主子都是非常尊重他们的,就连世子爷马嘉仁见着也要礼貌地叫他一声“富叔”。

他非常正式地给谢娴儿磕了头,“太夫人让奴才以后跟着二/奶奶做事,并说。以后奴才就是二/奶奶的人了,只需听您一个人的示下。”

马守富被送给谢娴儿,属于被下放了,相当于从中央直属部门直接贬去了边远山区。

但看到马守富并没有被下放的垂头丧气。

谢娴儿直接问道,“你跟着我觉得委屈吗?若是委屈或者不愿意,我不勉强,直接把你们的奴契还给奶奶她老人家便是。”

马守富马上又跪下说道。“二/奶奶折杀奴才了。奴才一点都不觉得委屈。奴才这段时间跟着二/奶奶看到一些事情,觉得二/奶奶是女中丈夫,是干大事的。能被二/奶奶看中。是奴才的福气。”

谢娴儿点点头,说,“你能这么想,我也很高兴……”

马守富被贬给二/奶奶当奴才的消息顷刻间便在下人中传扬开来。想着他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二总管了,很多人都替他惋惜。知道他进东厢叩见新主子去了。一些婆子丫头便时时在院子里转着,一些男人护士们也在二门处打转。

但看到马守富从东厢出来的时候,不仅没看到他有一点沮丧的神情,平时沉稳的脸上竟还带有抑制不住的喜色。

不说下人们纳闷。连张氏和秦氏都有些不解。心道,那谢氏小小年纪不仅把老太太和老公爷哄得开开心心,竟然还能把马府二管家弄去她的小作坊里当工头。真是本事不小呐。

还有三天就到中秋佳节了,之前马公爷派人送信。他和二老爷因为中秋要进宫吃御宴,便想让其他的家庭成员来这里陪老两口过节。老太太也想儿孙们了,但想想天气凉快自己也要回京了,而且两个儿子没人照顾她也不放心,便让人回去说不用来了,二孙媳妇照顾得很好。顺便也让张氏和秦氏带着三个重孙子明天回京过节。

中秋节顺王一家肯定也要进宫陪太后。想着他们终于要走了,不说谢娴儿松了口气,连老太太都念了几声佛。

不知何故,顺王居然愿意让显哥儿继续住在这里,让他等谢娴儿一行回京的时候再回王府。

今天晚上的酒菜很丰盛,因为明天他们都要走了,既是提前过了节,又算是给他们送行。谢娴儿心情也舒畅,还亲自下厨做了两样小月饼出来。

不用说,蛋黄小月饼和鲜花小月饼最受女人和孩子们的欢迎。

酒足饭饱之后,顺王爷父子回了东跨院。平哥儿不想回房,说道,“二婶,我们好久没听你讲故事了,给我们讲个故事吧。”

他的这个提议不仅得到了孩子们的赞成,也得到了张氏和秦氏的附合。张氏还提议说,“既然今天是过节,咱们就把月饼和水果都拿到院子里边吃边赏月,还能听弟妹讲故事。”

这个提议又得到了大家的赞成。老太太笑道,“你们玩去罢,我们就不凑热闹了。”

于是三妯娌带着五个小子去了院子里。今天虽然是八月十三,但天上的月亮已经有些圆了,而且极亮。桂花也开了,星星点点的小花缀满树枝,芬芳四溢。

月光融融,晚风习习,桂香阵阵,还有远处的蛙鸣声和蛐蛐的叫声,乡村的月夜美极了。

为了应景,谢娴儿讲的是“后羿射日”和“嫦娥飞天”两个故事。虽然这两个传说在这个时代也有,但也是寥寥几句。而谢娴儿讲的却是经过后世人们加工整理并且揉入了许多内容进去的故事,丰富好听得多。再加上谢娴儿嗓音轻柔,语速和缓,偶尔还会用些“好词佳句”,很快便把人们带进了故事中。

太夫人也坐在窗边听得起劲,看老爷子要闹腾了,她还轻声说,“别闹,别闹,耽误我听故事了。”

老爷子看花儿急了,就老实下来。

很多婆子丫头们也来到院子里,或坐在石阶上,或倚在树旁,都听得津津有味。

另一侧院子里,朱得宜也站在院墙下听得入迷。月光下的蔷薇花美丽而芳香浓郁,那清缓的嗓音从花儿的另一侧飘过来,讲的又是美丽的月宫仙子,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朱得宜一动不动地站在墙下,一直听到那边再没有了动静,他才意犹未尽地向正房走去。进了屋,看见顺王正坐在那里。

顺王笑道,“听完了?你对那丫头像是很感兴趣。其实,父王也很感兴趣。父王的眼光可是准的,这丫头,是个宝藏。”(未完待续)

ps:呵呵,今天马老二还没出来,明天吧,明天应该出来了。清泉也是近乡情怯,万一马老二出来了,讨了亲的嫌该咋办涅???~~很没节操地求票票!

...

鄱阳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石门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广州哪家治癫痫病的医院好
潍坊中医牛皮鲜医院
清远有哪几家白癫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