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带着空间横行 第245章 静一静

发布时间:2020-01-16 19:21:04

带着空间横行 第245章 静一静

她本来打算制造一点圣女和冥王的矛盾,哪知今天天都助她,让她遇见这种事,尚含莲绝对不能死,她的存在是圣女和冥王感情中的一道坎,她的存在对圣女回无花谷有好处。

见一剑没刺死尚含莲,上官冥抽回长剑,第二剑又朝她胸口刺去。

上官冥眼中狠戾的杀意把尚含莲吓傻了,她从来没想过会是这个结果,为什么跟她想的不一样,她怀孕了就算不喜欢也用不着杀她啊,难道连自己的骨肉都不要了吗。

吓傻的尚含莲根本不知道躲,长剑在她眼中放慢了速度,心里苦笑起来,如果经过这次她还能活下去,她不会再对这个冷血无情的男人有任何感情。

他们之间只能有恨。

一道银光击中了上官冥手中的长剑,长剑瞬间化为铁粉,扬扬洒洒落了尚含莲一身都是。

“她说的是真的吗?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文心体内气血翻腾,觉得心里像火烧一般,喉咙处还有一股腥甜,被她强行咽了回去。

文心出手救了尚含莲,尚含莲好像被吓傻了,神情呆滞坐在地上,眼神空洞没有一丝色彩。

只有胧儿见到尚含莲眼中那丝恨意,虽然她极擅长隐藏情绪,甚至能控制颤抖的身体,但却瞒不过她的眼睛。

“心儿,你听我说,我可以解释……”上官冥心急的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难道要说他两个月前就在骗她。

“你告诉我,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文心拖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朝上官冥走去,每走一步就像抽走她全身精气一般,让她浑身疼得厉害。

上官冥欲张口,文心一脸认真又严肃。“不要骗我,我要听实话。”

“是。”上官冥说完全身也像被抽走了精气神,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气球。焉了。

“心儿,我知道是我错了,你可不可以原谅我。”上官冥伸手去拉文心的手,被文心快速躲开了。一脸失望把手收回,眼中满是期盼望着她,等着她的回答。

周清院里很多人,文心不想在这里解决她和上官冥的事。

“回去再说。”走时细心的曼冬和雨安都发现文心步子沉重,步子有些轻浮。而且脸色惨白还冒着冷汗。

样子就跟受了极重的内伤一样。

暗一他们想,王妃一定是爱惨了王爷,这时才会被打击成这样。

文心确实受了不轻的内伤,在得知尚含莲肚子里的孩子是上官冥的,她体内气血翻涌,没有精力去控制,任由内力猖狂,五脏六腑被内力横冲直撞,直接撞成重伤。

现在每走一步都像走在刀尖上,身上的痛却远远不及她心上的痛。心上的痛让她快要窒息。

路上文心几次想要吐血,都被她强行压制咽了回去,内伤又加重了几分。

身后胧儿见文心几次强撑,不顾加重内伤,心里忽然产生一种奇怪情绪,好像她感觉到了心痛,是为了圣女心痛吗?

回到屋里,文心等暗一他们离开才看向上官冥。“说吧,把事实说清楚,不要再骗我了。”文心说话的声音就像小猫。因为极重的内伤她不能大声说话,也不敢乱发脾气。

极费力的呼吸着,听着上官冥说那天他去周清院子吃饭,被他娘下药又错把尚含莲当成她的事。

说完上官冥一脸紧张不安坐在文心面前。文心听完沉默了。

上官冥早就知道尚含莲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可他刚才居然要杀了尚含莲,从一开始他就打着要杀了尚含莲的主意。

虎毒还不食子,上官冥为了她这样冷血无情,连自己亲生孩子都下得去手,文心也不知道她是该高兴还是悲哀。

感觉体内的伤就要压制不住。文心费力的对他挥了挥手,道:“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听见文心只是想要一个人静静,并不是要离开,上官冥松了口气,赶紧站起身。“那你有什么事就叫我,我就在院子里。”

不敢惹文心有任何不高兴,上官冥一步三回头,满脸不舍离开了屋子。

上官冥离开后,文心一个念头闪身进了空间,一口黑血被她吐了出来。

“这下好了,那么重的伤少说一个月不能动武。”文心自个在空间里苦笑,一方面也挺佩服自己的,居然自己把自己伤成这样,她算是史上第一人吧。

等气息稍稍平息后,文心便出了空间,她怕上官冥去空间找她,她不想让他知道她受伤的事。

她从来不知道他爱上官冥,居然爱到那么深,当得知真相那刻,她心里想的居然是上官冥还爱不爱她,如果还爱她,她愿意原谅他这一次。

屋里文心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思考着这一次她要冷上官冥多久才行,时间长了又怕伤了上官冥的心,短了又怕他得不到教训。

屋外上官冥一脸纠结懊悔望着文心的房门,这件事情他本是打算瞒一辈子的,可是却让文心知道了。

这时候文心肯定在生他气,离京可能又要推迟了。

不过他挺高兴文心没有离开,她还留在王府,不就是再说,她爱他舍不得他吗。

他相信,等她气消了一定会原谅他的,他也绝对不会再犯这种错误。

整个下午上官冥都没离开过院子,胧儿故意让所有下人都离开了,整个下午都没人给上官冥送去茶水。

暗一他们都担心心疼着文心,根本不想理会上官冥,这时他们都躲在自己屋里不出来,就是怕见到上官冥他们会忍不住责怪他。

胧儿摸出谷主给她的忘情丹,心里突然犹豫起来,圣女那么爱冥王,如果冥王忘了她,圣女会不会很难过。

胧儿很诧异的摸向自己的脸颊,从小到大她不知道流泪是什么感觉,就算面对死亡她也从未流过眼泪,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她哭了,她居然会哭了。

她服用过忘情丹,绝情绝爱,想到圣女难过的样子,她心里酸涩的厉害,然后眼泪就流了出来。

她居然会哭了,真好。

两杯参茶倒好,胧儿把忘情丹拿出来又放回去,拿出来又放回去……

她不能违抗谷主的命令,可是一想到圣女会难过,她的心又开始疼了。

茶水凉了几次,又重新换了几次,胧儿最后还是把忘情丹放进茶水里。

端着茶走到上官冥身边,把加入忘情丹那杯茶放下,然后转身离开敲响了文心的房门,一会听见文心说话的声音。

“进来。”

胧儿知道文心受了重伤,此刻怕是正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胧儿推开房门进去,心里祈祷上官冥不要喝那杯参茶,她不能违抗谷主的命令,她的命是无花谷的,她的一切都是无花谷赐予的。

圣女对无花谷有多重要,她身为护法也是知道的,她不能因为心疼而不去行使谷主下达的命令,只能在心里祈祷上官冥不要喝那杯茶。

她知道谷主身上只有一枚忘情丹。未完待续。

...

贵阳脑癫医院在线咨询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网上预约
白癜风医院保定哪家好
广州哪家男科医院好
厦门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